txt下载

恃君宠

第590章 当时惘然——甘明琮番外(三)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听说你在代州的时候,和叛贼燕望西有来往?”

    茶香雾气之中,甘明珏温声问道。

    临近年底,他又被召回京城,美其名曰述职。

    甘明琮双手接过裴瑾瑜捧来的茶碗,低声道谢之后,笑道:“有人弹劾我?”

    甘明珏微微一笑:“有几道奏折而已,裴相已经压下去了——”顿了顿,“代州看上去都是我们的人,但也难保还有别人的钉子。”

    “一个萧梁,一年了都没平定,还有空来管我?”他嗤笑道。

    甘明珏的目光闪了一下,道:“你放心,叔父他们不会让你离开代州的,你只管守着代州,其余一概不要管!”

    他心中一动,不由得仔细审视起兄长来。

    “倘若赵秉义不敌萧梁呢?”他问。

    甘明珏眸色微凝,直直地回视他:“守着代州,哪也别去!”

    他明白,这是兄长对他的爱护。

    萧梁也姓萧,甚至比萧道成更亲近江南士族,这个选择他早就预料过了,也问过自己该怎么办。

    兄长为他做的决定,是最适合他的。

    饮下一碗茶,正要起身告辞,甘明珏突然唤住了他,却没有立即开口,而是看了裴瑾瑜一眼。

    裴瑾瑜欠了欠身,默默离去。

    看着屋内和门外都没了人,甘明珏才神色复杂地说:“致之的事,你不要再查了!”

    他一惊,追问道:“你查到了?”

    甘明珏点了点头,道:“当年靖南军中出了叛徒,致之战死并非意外,京城诸多势力都有插手!”

    他霍然起身:“你早就知道了?!”

    甘明珏叹道:“这几年,我们一直在查,你一向不喜欢这些,也就没特别告诉你……这件事牵扯颇深,你在代州的动作有人盯着,再查下去恐怕会惊动当年那些人……”

    甘明琮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怔怔地站了许久,轻声问道:“那你告诉我,林表哥还活着吗?”

    甘明珏看着他,缓缓地点了点头。

    ……

    他从七岁开始,就没被家里的大人困住过,甘家那样规矩严明的家宅,他都来去自如,更不用说已经衰败的林家。

    放倒了她身边仅有的一名侍女后,他眼疾手快地在她惊呼出声之前捂住了她的嘴,低声道:“是我,甘明琮!”

    她一双浑圆的眸子不敢置信地瞪着他,紧绷的身子却放松了下来。

    这样的信任让他心中蓦然欢喜,立即收回了自己的手,下意识地背到身后,掌心残余的柔嫩触感让他有些不自在。

    “甘、甘将军?”她压低声音唤了他一声,小脸上满是震惊。

    “我、我有事找你——”这样私闯闺房,他也是知道不好意思的,“嗯……实在没办法,出此下策……”

    她柔柔一笑,问道:“甘将军找我什么事?”

    他压抑住心中的兴奋,悄声道:“我打听到你大哥的消息了!”

    她一双眼睛刹那间亮如星辰。

    他心里斟酌了一下,道:“当年那批战死的靖南军将士人数有些出入,有一部分失踪了,可能去了陇西或者关外,所以,他有可能还活着,对不对?”

    说到最后,他忍不住得意笑了起来。

    大哥告诫他不要把林致之还活着的事说出去,可是他怎么能不告诉她,就算不能全说,也要让她高兴高兴才是。

    她的反应比他预想的更激动,听完之后,她呆滞了片刻,突然捂住脸,泪水从指缝间溢出,呜咽声压抑不住。

    “你、你别哭啊!这是好事!过完年我就回去继续帮你打听!”

    他急得不知所措,张望着想找张帕子替她拭泪。

    突然之间,他看到了一件东西,整个人都懵住了,站在原地,不能说话,也不能挪开目光。

    耳边少女的低泣渐渐停了下来,他听到她哭过之后略带沙哑的嗓音小声地说:“我实在是太高兴了,一时失态,让甘将军见笑了……”

    他却笑不出来,盯着那片触目的红色,喃喃问道:“你要嫁人了?”

    她顿了一顿,走了过去,拿起那件被他盯着看了许久的嫁衣,低垂着绯红的小脸,轻轻“嗯”了一声,道:“过完年就是婚期了……大约还是等不到大哥哥回来……只要他安好就好,也不是一定要他送我出嫁……”

    她朝他深深一拜,语声恳切:“多谢甘将军守卫边关,才能容我端坐家中,平安待嫁……”

    ……

    他回到甘家,直接冲到了甘明珏房里。

    甘明珏披衣而出,看到他失魂落魄地站在屋子里,抬起头,第一句话便是:“林表哥在哪里?我要带他回家!”

    甘明珏忙挥退了下人,箭步走到他面前,将他打量了两眼,惊道:“你怎么了?”

    少年干净明朗的眉眼不知被谁夺去了神采,雾蒙蒙地看着他,语声中带着不自知的脆弱:“他妹妹要出嫁了,他要回去送嫁……”

    甘明珏脸色大变:“你去找林四了?你告诉她了?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什么后果……”

    他不想考虑什么后果,他只知道,她那样盼着她的哥哥回家,可是没有人在意她的期盼,就连她期盼的那个人,也没有在意。

    他们都有更重要的事,没有人在意一个普通女孩儿的心思。

    但是他在意。

    过完年,诏令未下,他便回了代州。

    也没有人在意他的心思,他们只在乎他有没有打胜仗。

    但是他自己在意。

    他带不回她的哥哥,就好好守在代州,守卫京城安稳,守卫她的婚事不受波折。

    永康二十年,春。

    萧梁大军逼近代州西面的朔州,赵秉义战死。

    就在萧梁的陇西军准备一鼓作气东进时,代州军横冲而出,挡去了陇西军的去路。

    一场大战,陇西军败退而去,撤离朔州。

    “撤得有些奇怪!”卫长淮道,“不过败了一场,萧梁本人都没出来,怎么就撤退了?”

    甘明琮看着舆图,不置可否。

    卫长淮犹豫了一下,问道:“会不会林致之和失踪的三千将士真的就在萧梁军中?”

    甘明琮回头笑了笑,道:“我不管谁在萧梁军中,只要有我在,谁也别想危及京城安宁!”

    他不肯回来为她送嫁也就算了,还要将战火烧到她的婚宴上吗?

    卫长淮叹了一声,道:“京里来了许多急信……”

    “我知道!”他说,“不必理会!”

    他知道他们要他守代州不出,他知道他们与萧梁大军有勾结,他知道他们要引萧梁入京。

    可是他不许。

    “你能坚持到几时?”卫长淮无奈地问。

    “能坚持多久,便坚持多久!”他说。

    奇怪的是,陇西军没有再进攻,反而退守在朔州以西。

    他领着代州军在朔州守了一个月,京城那边,便派了关中军的袁准前来接手。

    “甘将军真是少年意气啊!”出身望族的袁准态度十分和气,“虽然救援有功,可毕竟违了军令,现在朝中争执不下,暂令将军回守代州,等候圣旨!”

    ……

    “这次还是我帮了你的大忙呢!”燕望西笑嘻嘻地说,“要不是我和夫蒙察进攻银州,你就撞上萧梁了!”

    银州一役,夫蒙察受了重伤,遁入大漠,短期内不会回来骚扰边境了。

    燕望西倒还没走,声称特意回来向他道别。

    甘明琮嗤笑道:“难道不是你们久攻代州不下,觉得银州好啃一些,才去自讨苦吃吗?”

    燕望西一瞪眼:“嘿!你骂谁呢!”

    甘明琮哈哈大笑。

    燕望西有些没趣:“你别说,那萧梁还真挺厉害,日后你们早晚得对上——”他嘿嘿一笑,露出了期待的表情。

    甘明琮笑着摇了摇头,道:“不出意外的话,我很快就要被调回京城了,对不对得上还真不好说!”

    “啧啧啧啧!”燕望西打量着他,幸灾乐祸道,“我就说吧,你拼死拼活保护的人,就等着给你拖后腿呢!”

    他淡淡一笑:“我保护的,可不是他们!”

    燕望西恍然大悟,朝他挤了挤眼,暧昧地问道:“你那个小姑娘呢?到手没?”

    他心头蓦然柔软,语气却带上了几分感伤。

    “她嫁人了……”

    ……

    秋天还没到,他和燕望西就各自离开了雁门关。

    卫长淮还留在代州,被召回的只有不听话的他,江南系好不容易挣得代州,不能因为他一人而前功尽弃。

    回到京城,等着他的是一大堆的加封恩赏,忠勇侯府的牌匾也挂了起来,打算将他在京城供养起来。

    没有人真的敢拿他怎么样,毕竟北有戎人,西有萧梁。

    待宾客散尽,他送了甘明珏到侯府门口,兄长的眉宇间有无奈也有怜惜:“明日你来我府上,大哥好久没有为你煮茶了……”

    他笑着站在门口,目送了兄长离开。

    身后灯火如昼,身前夜色阑珊。

    他正要转身进去,突然听见颤巍巍、悲戚戚的一声:“甘将军……”

    是她!

    甘明琮蓦然回转,刚才她的声音里不容错辨的痛苦和期待让他无比焦灼,等不及看到她出现,便疾步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她从黑暗中奔走而出,扑跪在他身前,一头磕在地上。

    他急忙将她拉起身,掌心里纤瘦欲折的腕骨,视线中鲜血淋漓的额头,令他痛得无所适从。

    没等他开口,她便紧紧地抓住他的手,如同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甘将军,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弟弟!”

    ……

    这一夜,京城中风云暗涌。

    “甘明琮闯入太子府,还刺伤了太子?”披衣而起的男子讶然失笑。

    家奴恭敬答道:“甘将军从太子府带走了一名少年,是太子半年前带进府的,据说是林俊生的侄子。”

    男子摩挲着指腹,缓缓一笑,一双桃花眸潋滟多情。

    “为着一个八杆子打不着的表弟……莫不是小甘将军也喜欢美少年?”他玩味地笑了笑:“这事儿有趣,让人去查查!”

    “是!”

    “这可是送上门的好机会呢……”他笑意渐深,而眸光渐沉,“通知顾瞻,动手吧!”

    “是,少主!”

    ……

    又是林四!

    甘明珏捏了捏眉心,放下手,面上仍旧冷静自持。

    “袁宴动手了!”来人低声道。

    “通知无尘,动手!”他淡淡道。

    ……

    “无尘道人动手了?”袁氏庭院中,男子依旧披衣而坐,笑意缓缓,“那可热闹了……”

    他不疾不徐地站起身,望着窗外夜色,含笑道:“拿下西华门,告诉萧隶,就是今晚了!”

    ……

    “萧隶领兵进了西华门!”

    甘明珏抬头朝窗外望去,天际已露微光。

    “替我约见袁宴吧!”

    ……

    把林愿之带回林家后,一阵鸡飞狗跳中,他被甘氏派来的人带走了。

    当他走出林家大门,京城已经变了天。

    他应约去了甘明珏府上,甘明珏却不在家,一直等到天黑才回来。

    “你已经封侯拜将,也该议亲了!”甘明珏道,“你是想叫母亲替你在江南相看,还是让你嫂嫂在京城相看?”

    他笑了起来,往榻上一躺,扬眉道:“不是说煮茶吗?”

    甘明珏沉沉地看了他一会儿,见他一副无赖相,只得一叹,吩咐人备了茶器。

    茶香雾气中,情绪也柔缓了下来。

    “林四已经嫁人了。”甘明珏淡淡道。

    “所以我救不得她弟弟?”甘明琮的语气不无嘲讽。

    “你为她做得越多,便陷得越深……”甘明珏叹息道,眸光微微散开。

    甘明琮盯着他手上舒缓流畅的动作,突然问道:“你为夏倾城做了多少?”

    他的手猛然一震,茶叶落在了壶外,被底下的火苗瞬间吞没。

    甘明琮笑了起来,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大哥,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么晚了,还是不喝茶了,我得回去睡一觉!”他大声说着,朝外走去。

    “明琮!”身后甘明珏喊住了他。

    “萧道成和萧聿都死了;明日,楚王萧隶将登基为帝。”

    “我们和袁氏还在商谈——”

    甘明琮笑了一声,道:“你们谈你们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应该知道,萧隶不是我们想要的皇帝。”甘明珏淡淡道。

    甘明琮“哦”了一声,意兴阑珊。

    “有件事,你也该知道了——”他低声地、缓缓地说。

    “你不是一直在找林致之么?”

    “萧梁,就是林致之!”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拜师之极品美女

    最新章节:第418章 大结局(完)
    美女,我拜你为师怎么样?没关系,你会什么,我就学什么。

    岳十叁02-13 连载中

  • 末日病娇萝莉

    最新章节:一百四十 怪物
    “唉!大叔你这是要带我去那呢?”“嘿嘿,小妹妹,叔叔带你去楼上看小金鱼。”“噗呲!”“不要哟!叔叔酱,馨儿只要你的肠子就可以了,当然你的眼珠子馨儿也想要一只,就一只嘛!”…………“小妹妹,小妹妹,快一点,快一点逃,怪物来了。”“哥哥哟!你为...

    花仙莲02-13 连载中

  • 军少的律政娇妻

    最新章节:番外一:清音袅袅入谁家(一)慎入
    又名《军婚前规则》重生律政小娇妻,肤白貌美好风姿。军少宠成掌中宝,身娇体软惹人惜。陶妃biu的掉到平行时空的九十年代,有些蒙圈,这个已婚出轨的身份很被动啊!那个妖孽倒霉蛋,咱们先从离婚开始吧……男女主身心干净一对一,全文高糖,牙疼不赔。

    阿窝01-19 连载中

  • 和仙女小姐姐的网恋

    最新章节:第214章 活见鬼
    退伍军人莫北意外捡到了一个仙女丢在地球上的漂流瓶,从此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

    摸爬滚打02-15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