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恃君宠

第585章 日暮雁门关——修晞番外(二)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屋外似有脚步声,她瞬间弹坐起来,尖声质问:“谁!”

    “是我!”语声温和镇定,是兰子君。

    她浑身一松,软软地躺了下去。

    兰子君走了进来,关切地端详着她的脸色,柔声问道:“听说宫大人前来探望,被你拒之门外,侍女们又说你没睡着,我就来看看,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王晞愣了愣。

    刚刚来的是宫唐?

    兰子君看她的脸色,不由笑道:“你以为是修之?”

    王晞脸色变了变,低头不语。

    只是听人提起林修之,她就这副惧怕模样,兰子君忍不住叹了一声,安慰道:“别怕,我这里,他进不来!”

    又道:“这阵子在重新布防城郊,听说还有戎人混入了关内,你先安心住下,等确认安全了,我再派人护送你回余杭!”

    王晞张了张嘴,很想任性地说她现在就想走,可几经尝试,终究只是低声道了谢。

    宫唐再次上门探望的时候,很快被迎了进去。

    王晞穿戴整齐,满脸愧疚地向他认认真真行了个礼:“上次真是抱歉,并非有意怠慢,实在是……”实在也是说不出来。

    好在宫唐够善解人意:“下官明白,姑娘那天受了惊吓,情绪尚未缓过来,是下官唐突了!”

    王晞心中一暖,微笑着又行了个礼,感激道:“那天的事,还没来得及谢过大人呢!”

    那天,林修之莫名其妙跑掉之后,宫唐就赶来了,亲自送了她回沈家。

    宫唐回了个礼,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摇头道:“下官不敢居功,那日是灵昌郡王率军赶到,救下了王姑娘!”

    她脸色变了变,没有说话。

    宫唐继续说道:“昨日郡王殿下请了鞭刑——”

    她猛然抬头,满眼诧然,面色依旧苍白。

    “听说陛下曾对灵昌郡王下过禁令,不许他在一位姑娘面前出现,犯一次,鞭十二,禁三日——”他目光清朗地看着她,带着几分温和的探究。

    王晞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没错!就是我!”

    她把这几个字说得干脆利落,可说完之后,心底里却不能控制地绝望漫延。

    她微微偏过头,不敢去看宫唐此刻的眼神变化。

    耳边传来他含笑的声音:“都说灵昌郡王最敬重陛下,果真如此!如今远在代州,他也这样自觉执行陛下两年多前的命令,也是可敬可叹!”

    王晞胡乱“嗯”了一声,有些摸不清他的意思。

    “王姑娘!”他突然轻轻唤了她一声,以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柔。

    王晞心中一动,转头看向他。

    宫唐是个从皮到骨,由内而外都散发着清朗正气的年轻人,她在他眼里看到过对待百姓的善良悲悯,看到过处理公事的认真凝重,也看到过遥望山河的意气风发,但此刻,这些都没有了,只剩下少年郎的含着一丝羞涩的期待。

    “三日后便是中秋佳节,不知下官有没有那个荣幸,邀请王姑娘一起赏月?”

    ……

    她原本打算一直避在沈家不出,直到可以离开代州为止,可是当宫唐明知她与林修之的纠葛,仍旧提出中秋之约时,她便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圆月当空,平沙万里,遥望层峦如影。

    关城之上,确实是个赏月的绝佳之处,这种地方,没有宫唐带着,她是不可能上得来的,只是她这样跟着宫唐上来,仿佛也是应承了什么,这不禁让她有些不自在。

    “王姑娘不必拘束——”他含笑道,“代国公在的时候,每月十五,这关城都是允许百姓登楼赏月的,只是如今他不在,百姓们也都不敢上来了!”

    听他这么一说,王晞确实自在了些,笑道:“代国公真是个奇人!”

    宫唐点头,赞叹道:“是!这代州原本是个深受战火之苦的地方,自从代国公来之后,尤其是雁门县,连最普通的百姓都不再谈戎色变!”

    “每逢十五,代国公便令将士们与民同乐,开放关城许百姓登楼赏月,自己则与国公府僚属同饮于关城外!”

    “那岂不是很危险?”

    宫唐哈哈一笑,道:“代国公一夫当关,从未有戎人敢闯!”

    王晞正听得心驰神往,忽然听到脚下有什么奇怪的动静。

    “谁开了城门?”宫唐神色一凝。

    王晞心中一动,往城楼下望去。

    片刻之后,一道人影缓缓走出,素甲白袍,触目惊心。

    她下意识地想要逃走,身子却被冻结在了原地,一动也不能动地看着他,看着他提着一坛酒,走到月光洒落的空地上,坐下,提酒灌下。

    “灵昌郡王?”宫唐也看到了,他瞥了王晞一眼,却见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林修之,神色似惧还悲。

    月色如霜,照得人影孑然,这个人,这一幕,令她冷到了骨髓里。

    直到一丝熟悉的酒香钻入鼻间,她才猛然惊醒,仓促退了两步:“我、我要回去了!”

    宫唐转身看她,温声道:“王姑娘,他已经受到了惩处,也守着禁令没有再见你,你无需再怕他了!”

    ……

    她为什么怕他?

    “你实在不必怕他!”兰子君斟了一杯热茶,塞到她手里,“修之别的不好说,人还是守信的;他既然承诺过不再见你,就一定会做到;除了那天的意外,这些日子,他不都守着承诺吗?他现在走路都是绕开沈家走的!”

    她捧着热茶,终于感觉身子回暖了一些。

    她知道林修之守住了承诺,可——

    “不见,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了么……”

    她知道自己这话对着兰子君说太过尖锐,可她还是一时没忍住,说完之后,便垂下目光,掩去眼中更尖锐的情绪。

    曾经她也以为远离那个人,远离京城,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可是回到余杭,才知道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那个人给她带来的恐惧和绝望从未淡去。

    兰子君叹了一声,道:“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那时候你年纪还小——”

    “我出嫁前,曾被人闹得颜面尽失,说好听点,他是爱慕我,其实不过一己私欲,害得我遭人议论责骂。”

    “兰家不过是商户之家,怎么比得上人家钱塘名门?可我又做错了什么?我何必怕他?”

    她怜惜地看了王晞一眼,柔声道:“王晞,这件事你没有错,你真的没有必要怕他,即便他身份再尊贵,该心虚生惧的人也该是他,不是你!”

    “或许你这些年因为他的缘故受人非议、姻缘不顺,可也让你看清了一些人,好的仍旧是好的,不好的也因此暴露,这未偿不是一件好事呢?”

    王晞怔怔地看着手中的茶盏。

    这些她都懂,可是看到他时,还是会忍不住害怕……

    “他已经不能再伤害你了,王晞,你不能一辈子活在他的阴影里——”兰子君顿了顿,微微一笑,“你今晚和宫大人去赏月了?如何?”

    宫唐?

    王晞顿时变了脸色。

    她见到林修之之后就乱了心神,宫唐仿佛安抚了她几句,她也没听清,直接就跑回了沈家……

    真的是……太失礼了!

    ……

    挣扎了一晚上,王晞终于在第二天踏出了沈府大门。

    无论如何,她总得去向宫唐道个歉吧?

    从沈府到县衙的路,她来往过几次,可今天走来,却有种危机四伏的感觉。

    她提心吊胆地走了一会儿,到了一个路口,若有所感地抬起头,朝前方望去。

    人影穿梭的正前方,那人比她晚了片刻抬起头,也看到了她,森冷的目光毫无意外地再次将她冻结在原地,她用力地攥紧手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不要怕!她没有错!她不应该怕他!错的人是他,凭什么是她怕他!

    心中愤怒激起,她用力地瞪了回去。

    接下来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那人面上的阴冷迅速褪去,取而代之的竟是一脸慌张惊惧?他趔趄退了一步,随后匆忙转身,逃也似地消失在了人群中。

    被他丢下的亲卫、街口对面的王晞都呆住了。

    他这是……被她吓跑了?

    ……

    在这之后,王晞没有再避讳出门,但也没再遇上林修之。

    直到五天后。

    “潜入代州境内的戎人已经全部抓获,城郊布防也没问题了,你想回江南的话,随时都能启程,现在才八月下旬,腊月之前应该能到余杭!”

    兰子君温和地说着,却意外地没有掩饰住眼中的沉重和焦躁。

    “发生什么事了?”王晞忍不住问道。

    兰子君看了她一眼,长叹一声,揉着额角,烦躁地说:“修之受伤了!”

    耳畔“嗡”的一声作响,她懵住了。

    “他这几天一直在城外追击戎人踪迹,昨夜最后一次围剿的时候,不慎重伤——”她抿了抿唇,目光复杂地看了王晞一眼,“他说,代州已经安全了,你可以走了!”

    “伤得很重吗?”王晞怔怔地问,只觉得心中一团迷雾,除了震惊,说不出其他什么感觉。

    “一刀砍在胸口!”兰子君揉了揉脸,道,“我不知道重不重,但是从昨晚到现在还没传来他清醒的消息——”顿了顿,“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我……可不可以去看看他?”她听到一个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仿佛有点像她自己。

    兰子君虽然意外,也没有阻止她,只是在她进屋之前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我知道你恨他,但他毕竟是我的表弟!”

    她心神不定地点了点头,随着兰子君进了屋子。

    屋里只留了两名大夫,兰子君站在床边,向大夫询问着状况,她就站在兰子君身后,远远地望着床上双目紧闭、仿佛已经没了气息的他。

    这个人的脸上一向没什么血色,但也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苍白脆弱,只是眉宇间那股阴郁森冷终于散去,将他姣好如女子的面容露了出来。

    从前在余杭的时候,她就知道他是家里最不受父亲喜爱的孩子,却偏偏和他父亲生得最像,长大以后,连他父亲那股阴沉也都学了十成十。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讨人喜欢?这样的性子,做出那样的事,让她怎么接受?

    她知道,他是喜欢她的。

    虽然不是一开始就知道,但事后也能回味出来。

    可是他的喜欢那么可怕,可怕到让她身败名裂,可怕到让他性命垂危。

    “你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吗?”兰子君回过头来问她。

    她茫然了一瞬,缓缓地走到床前,看着那张她恨极厌极的脸。

    “林修之……”这个名字从她口中唤出的时候显得有些生涩。

    “两年前,你们把我送出京城的时候,是不是以为一切都结束了?”

    “可是当我回到余杭,原本正在议的亲事没了,从前疼爱我的祖母和婶娘也没了,曾经日日往来的闺中好友也不见了……”

    “外人说我不知廉耻,勾引当朝郡王;家人怪我自命清高,不识抬举,误了家族前程;整个杭州府,没有一家愿意求娶我王晞,没有人敢为了我冒险得罪你……”

    “我母亲,想将我远嫁至岭南,我和她大吵了一架,才跑来了代州……林修之,你说,你是不是把我害得好惨……”

    床上的人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眉宇间郁色渐浓,他嘴唇动了动,语声沙哑:“是……”

    脸上泪水滑下,她狠狠地抹去:“你就是再发誓不见我,就是再将我送回去……你就是死了,对我来说,又有什么用?”

    “没有用……”他低声道。

    她嘲讽一笑:“你看,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没有用;你喜欢我,我却恨不得你去死,你补偿我,却把我害得更惨,那可怎么办呢?林修之,你这样不珍惜性命,是想逃避什么?你害得我什么都没了,就这么算了?”

    “是我没用……”他看着她,语气甚至有些卑微,“王晞,你告诉我,我听你的……”

    “林修之……”她垂下目光,看着地面,“我不想一辈子都活在你的阴影里,你也不必为了当初的承诺出生入死,你诚心诚意地做一件让我欢喜的事,我便原谅你……我们都放过自己……此后,天涯陌路,好不好?”

    他沉默了许久,久到她忍不住抬起头,正好看到他缓缓闭眼。

    “好……”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拜师之极品美女

    最新章节:第418章 大结局(完)
    美女,我拜你为师怎么样?没关系,你会什么,我就学什么。

    岳十叁02-13 连载中

  • 末日病娇萝莉

    最新章节:一百四十 怪物
    “唉!大叔你这是要带我去那呢?”“嘿嘿,小妹妹,叔叔带你去楼上看小金鱼。”“噗呲!”“不要哟!叔叔酱,馨儿只要你的肠子就可以了,当然你的眼珠子馨儿也想要一只,就一只嘛!”…………“小妹妹,小妹妹,快一点,快一点逃,怪物来了。”“哥哥哟!你为...

    花仙莲02-13 连载中

  • 军少的律政娇妻

    最新章节:番外一:清音袅袅入谁家(一)慎入
    又名《军婚前规则》重生律政小娇妻,肤白貌美好风姿。军少宠成掌中宝,身娇体软惹人惜。陶妃biu的掉到平行时空的九十年代,有些蒙圈,这个已婚出轨的身份很被动啊!那个妖孽倒霉蛋,咱们先从离婚开始吧……男女主身心干净一对一,全文高糖,牙疼不赔。

    阿窝01-19 连载中

  • 和仙女小姐姐的网恋

    最新章节:第214章 活见鬼
    退伍军人莫北意外捡到了一个仙女丢在地球上的漂流瓶,从此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

    摸爬滚打02-15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