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一品仵作

第三十四章 峰回路转

上一章 章节列表

    暮青在滔滔河波中沉浮着,刚踩着水稳住身子,就四下寻找巫瑾,她担心巫瑾不识水性。只见巫瑾在她身后不远处,水面已没过了他的喉咙,湿发贴在脸庞上,甚是狼狈。

    暮青立刻游了过去!

    察觉到暮青游来,巫瑾抬头冲她苦笑一声,说道:“儿时习过泅渡,倒是多年未下水了,恐怕得适应一阵子。”

    说话间,一个侍卫已从后头搀住了巫瑾。

    暮青刚要说话,忽听头顶上隆隆作响,仰头一看,只见上方的阵道竟缓缓地推了出来!

    “不好!阵道要封!”藤泽大喊时将鞭一扬,鞭子却根本够不到阵道,只在石墙上扫下一道白印!

    长鞭落回水中,白浪惊涌,石屑坠打,众人踩水稳住身子的工夫,河道中的光亮渐被挤作一线,最终全然不见。

    阵道封起,众人被困在了河道中。

    四周一片黑暗,藤泽沉郁的声音传来,“怕是真要如木兄所言了。”

    “保护好先生!”暮青吩咐了一声,随即便凝神分辨起了四周的声音,她记得藤泽说过水阵中有绞车!

    恰在这时,河道前方忽然亮起了一点幽光,似黄泉路上点起的一盏引路孤灯,无声的朝人招着手。

    这光远看似河灯,又似流萤,着实诡异,众人却还是松了口气。且不管这幽光是何来头,被困在封闭的河道中,有光亮自然比伸手不见五指要强。

    然而,这口气刚松,就见那幽光顺着水飘了过来!

    众人脊背生寒,因为这河道里的水并非地下活水,而是一条死水河,方才汹涌的水波是众人落水所致,此刻河面已趋于平静,河水既不流动,那幽光又是怎么飘过来的?

    “……不对!那光在往我们这边游!”

    “什么东西?”

    水中不便使长兵,护卫们纷纷取出匕首,却见水波沉浮了几下,那一抹幽光忽然就变得细碎了起来,霎时间,幽长的河道灿若天河,万千繁星流泻而来,势吞人间万象一般!

    河道前方忽然隆隆作响,水面掀起巨浪,隐约可见那些细碎的幽光后升起了一架巨大的水车!

    “还是来了!”藤泽沉声道,“小心河底的暗流!”

    “先小心河面上吧。”暮青提醒道。

    话音刚落,随着水车绞动,只见水波扬起,巨浪般凌空打来,浪中夹杂着点点幽光,似雨打浮萍,噼里啪啦的就射了过来!

    听着嗖嗖的破浪之声,护卫们的心头无不沉了一下——这东西听着可有些分量,莫非不是河灯流萤之物?

    “火!他娘的!是火!”这时,前头的护卫看清了浪中的幽光,心惊之下抬刀就挑!却见那些幽火随浪越过头顶,带着股子火油味儿和咔咔的骨节扭动声。

    “去他娘的火!”没人比被困在铁窟内的护卫们更熟悉这声响和气味,两个神甲侍卫挑开飞来的机关虫,喊道,“虫群!是虫群!”

    在前阵中被驱进洞窟的机关虫群竟然出现在了河道中,暮青废了那机关蜈蚣就是为了阻止虫群被点着,可此刻,这棘手的虫群不仅又来了,竟还烧了起来。

    “他奶奶的!阴魂不散!”一个侍卫劈着火虫,满脸是血的模样在昏暗的河道里倒瞧着更像是缕阴魂。

    这时,河道底下暗流已聚,缠拽着人的腿脚,护卫们驱避火虫越发不便。

    漫天流火中,暮青一边留意着巫瑾的安危,一边念头飞转。前阵之火没能烧起来,此刻竟水火同阵,机关虫群事先浸透了火油,故而能在水中燃烧,可水火不容,虫群终究是木造机关,这火烧不了太久。

    既然烧不久,火虫借水车之力成拨袭来又显得有些零星,那么这杀机作为守阵人对他们的回敬,是否不太够格?

    正思忖着,几只火虫坠来,暮青踩着水流借力一旋,将在河道中费力沉浮的巫瑾死死挡住,月杀和巫瑾身后的那名侍卫看准火虫坠落的时机抬刀一挑,火虫从暮青和巫瑾的顶心擦过,刺目的火光和浓重的火油味儿叫暮青皱了皱眉,心头忽然咯噔一声!

    不对!

    曾破过大漠地宫机关的经验让暮青对阵中的杀机有着过人的敏锐,在觉察出不对的一瞬间,她脚下奋力一踩,借势旋身向后!

    巫瑾就在暮青身后,暮青这猛的一转,带起的水波险些将巫瑾撞沉!她眼疾手快地扯住巫瑾的衣襟,两人在水中撞了个正着。流火在天,波光绚烂,巫瑾能清晰地看见暮青眼睫上颤动的水珠儿,那水珠儿晶莹玉润,颤了两下落入水中,被游鱼般的波光吞入,波光都仿佛明澈了几许。

    巫瑾晃了个神儿,直到暮青眼中迸出惊光,他才猛的惊醒过来,发现暮青正盯着他身后,不由转头望向后方。

    后方只有一名侍卫,而侍卫身后是幽暗的河道,河道那边并无水车,亦无虫群,黑暗中却似乎有什么在涌动。

    几只被挑落到后方的机关虫在河波中沉浮着,火光忽明忽暗,隐约可见河面上飘起道道黑波,似密密麻麻的黑蛇。

    但,不是蛇。

    “火油!”暮青高喊一声,她确信那是火油!

    “什么?”藤泽闻声回头之际,鞭头使力一偏,一只火虫凌空划过长长的河道,撞上石墙之后飞弹而去,正落在那段黑波幽幽的河面上,大火顷刻间便烧了起来!

    火光冲上阵道顶端,照亮了好长一段河道,众人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后面河道两旁的石墙缝隙中正汩汩地涌出油墨般厚重的火油,大火烧得极快,眨眼间便逼近了众人。

    “快!快游!”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众人急忙向水车游去。

    那架水车是河底暗流的源头,此前众人不愿游向它,此刻火蛇逼来,不得不游向险处。但越靠近水车,水波的推阻和暗流的纠缠就越发的大,加之机关虫群之扰,众人的游速终不及火油烧来之势,就在大火烧身前的一刻,暮青喊道:“入水!”

    她当先深吸了一口气,给了巫瑾一个鼓励的眼神,便扯住他的衣襟将他带入了水下!

    河面上火光冲天,一道道人影沉入了白浪中,火势很快殃及水车,木轮翻动着河水,白浪带着火焰被抛向空中,这火水银花人间奇景对河面下的人而言却无异于灭顶的杀机。

    水底暗流陷人,水车巨大的绞力生生把人往车轴上吸,而河面上被大火所封,冒头是烧死,闷着会淹死,死后怕是还要被那水车分尸,众人潜在水底奋力抗击着暗流,心中无不大骂创此杀阵之人,这可真是怕人不死,极尽杀戮之能事!

    生死只在须臾之间,暮青看向月杀,竖掌成刀,冲水车做了个劈斩的手势!

    水车那边还有一段河道,若在大火烧过水车前游到那边浮出水面,尚有一线生机。巫瑾不熟水性,坚持不了多久,来不及细思破这机关水车之法了,只能动用冰丝将其劈毁。眼下身在河底,视线模糊,即便动用神兵也不易被人看出来路,倒是个速速破阵的时机。

    月杀点了点头,与身旁的一名侍卫交换神色之时,暮青冲藤泽做了个划水的手势,示意他命人向两边散开。

    藤泽虽不知暮青有何破阵良策,但此时此刻容不得多问,他示意护卫们散开。在暗流汹涌的河底游动不易,护卫们相互挽起组成人墙,以防被暗流卷入水车。

    这时,被护卫左右架住的司徒峰忽然在滔滔水声中听见了异响,那是铁索绞动之声,就像他们初入阵时大阵启动的声响。他心头一惊,却发现护卫们一心后退,竟无人发觉杀机。他不知木兆吉究竟有何破阵之策,但此刻的情形太像刀阵那时,他以为墙下是死角,退至墙下等来的却是杀机。木兆吉纵有破阵之才,也难保其破阵之策不会被洞悉,万一这一散开,等待他们的是杀招呢?

    此念一生,如同着魔一般,司徒峰猛的回头,只见石墙在河底汹涌的波涛中扭曲着,墙缝儿里隐隐约约推出一排兵刃,似千年幽潭下生出的寒冰。

    刀!

    墙上有刀!

    水中开不得口,眼见着护卫们仍在叉着他后退,司徒峰一个猛子向前扎去!

    护卫们猝不及防,队形忽然被带着俯冲向河底,司徒峰奋力甩开左右护卫,一落单,暗流就将他扯向水车!后方的护卫急忙下潜,险之又险地扯住了司徒峰的衣领,后头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往前捞,而那两个被司徒峰甩开的护卫却遭暗流扯住,生生被拖向了水车!

    一个护卫情急之下拔刀插向河底,刀尖儿触及的却是坚硬的青石,这护卫心道完了的一瞬,身体被暗流扯起,双腿当先被绞入水车,鲜血和碎肉顿时模糊了众人的视线。另一个护卫眼见求生无望,当即运力于掌,在被扯进水车的一瞬,一掌击向车轴!

    水波激涌,河道下仿佛化生出一张蛟龙大口,含着血肉撞向水车,但闻咔嚓一声,不知是车裂了还是骨裂了,只见水车的绞速慢了半拍,但那护卫依旧被绞入了水车之中,河中的血色顿时又浓了几分,待那护卫被抛出河面,再砸入水中时已然只剩半截儿。

    见者无不胆寒,而就众人在的目光聚在那半截儿的尸身上时,河道中央忽然弹出一物!

    藤泽和那络腮胡首领察觉到杀机,却被血水模糊了视线,只觉知那杀气的收放仅在须臾之间,护卫们尚未来得及策应,一切便已消于无形,而水车竟忽然无声无息的从中断裂,水浪压顶而来,重若千斤巨石!

    众人此刻闭气已到极限,大浪之下谁都不知自己灌了几口血水,暮青往旁一摸,发觉巫瑾已在抽搐,于是不待大浪平息便带着他泅渡而去,头一个游过水车,冒出了水面。

    一出水,巫瑾就咳出一口血水,隔着人皮面具都能看出苍白的面色。

    神甲侍卫们和藤泽等人紧跟着冒出头来,四下一看,只见尸体飘在那边的河面上,已经烧了起来,而水车一毁,火油就荡了过来。

    他们并没有脱险。

    前方河道尚未烧着,水车断裂之事虽是众人心头的疑窦,但此刻由不得盘问,众人只能向前游去。

    没了暗流的牵制,众人游得颇快,边游边提防着河道中的杀招。可游了半晌,除了大火一直追逐在后,河中再无杀机。这虽是一桩幸事,可却没人庆幸,因为游着游着,众人便在前方看见了火光——他们已环着阵道游了一圈,看见了火起之处。

    “可有人看见阵门?”那络腮胡首领看了一眼护卫们,眼中满是焦色。

    “没有!”护卫们纷纷摇头,停了下来。

    怪不得河道中再无杀机,没有通往下一阵的阵门,这比任何新的杀机都叫人绝望——这河道是条死路!

    众人挤在一起,望着身前身后的火光,正回想一路游来可有看漏之处,司徒峰忽然发疯般的大笑起来,指着暮青道:“是你!祸害!你要不逞能破那火阵,我们何至于落到这般境地?若当初只管闯过机关蜈蚣腹下的刀林,此刻我们便会在上方阵道破阵,那里好歹有通往下一阵的阵口,而这河道中却无出路,那创阵之人显然是要我们死!”

    司徒峰眼底血丝如网,神色癫狂,暮青面对指责充耳不闻,只是望着河道一头儿若有所思。

    巫瑾仍咳着,得空儿说道:“司徒公子莫言他人祸害,公子惹下的伤亡也不少。”

    司徒峰道:“你!”

    “未必。”这时,暮青打断了二人之言,说道,“这河道绝非死路,倘若没有通往下一阵的阵门,那只剩下回头路了。”

    “回头路?”藤泽一愣。

    暮青不答反问:“倘若我们身处的河道是条死路,那机关虫群是从何处来的?”

    藤泽嘶了一声,“木兄之意是……那火阵中的铁窟?!”

    的确!当时,机关虫群皆被赶入了洞窟中,那洞窟里四壁是油,滑得很,虫群不可能爬得上去,只可能是那洞窟连着河道!

    藤泽仰头看了眼阵道,欣喜地道:“没错!这河道之深与那洞窟之深相差无几,应当是通着的!”

    “所以,还记得虫群刚刚出现的地方吗?”暮青看向来处,河面已被熊熊大伙吞噬,她的目光却坚定不移,“看来,我们要游回去了。”

    游回去?

    这话说得容易,可来路已被大火吞噬,所谓的游回去即是说要再次入水潜回去。

    机关虫群出现之处在水车附近,需潜游颇久,倘若中途水下遇险,亦或游回原处寻不到出路,到时大火封着河面,他们不能冒头,只能憋死在水下!

    潜回去凶险无比,可不回潜,待火烧来一样是死,藤泽当机立断,说道:“回!”

    却没料到,话音刚落,司徒峰竟反驳道:“不!不能入水!”

    藤泽闻言面色沉郁,世间事若真能占算,他定会叫司徒家换个稳重的人来!

    而司徒峰仿佛受了刺激,竟看不出藤泽面色沉郁,疯疯癫癫地道:“刀!刀阵!”

    他边说边看向水下,神态惊慌。

    “刀阵何在?”藤泽恼了,方才若不是司徒峰在河底忽然发疯,何至于失那两名护卫?

    司徒峰指着水下喊道:“墙!石墙!”

    护卫们纷纷凝神细听,可谁也没听见刀车的声响。

    巫瑾边咳边看了眼司徒峰,无力地道:“看来,司徒公子应是此前在刀阵中失血颇多,乃至气虚不摄、情志过极,故而见了幻象。”

    “……幻象?”藤泽看向司徒峰,司徒峰却没听见此言似的,大火快要烧来了,他却只盯着河面下,仿佛那下面真有刀车。

    “公子?公子!”一个护卫唤着司徒峰,看他那着了魔般的神态,心道不会是真疯了吧?

    巫瑾道:“此疾需戒忧思,宜卧榻静养,眼下怕是不成了……只能速速离开这幽暗逼仄之地,若能见天日,司徒公子许会好些,在下也可为他施针救急。”

    暮青担忧地问道:“这一路潜回去,先生可撑得住?”

    巫瑾笑了笑,波影如幻,晃着他那虚弱的笑容,颇有几分云淡风轻,“如若撑不住,那便是天要亡我,违不得。”

    啧!

    暮青狠狠地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来路,当机立断,对月杀道:“我把先生交给你,必要之时,为先生封穴闭气。”

    巫瑾穿有神甲,为他封穴闭气需得避人耳目,唯有在河底有行此事的机会。当初出大漠地宫时,她曾昏迷不醒,也是被封穴闭气才出去的,当时月杀在,相信他懂她的意思。

    暮青不由分说就点了两名侍卫,“我大概能猜到出口在何处,你二人随我先行探路,其余人待火烧来再入水!”

    以防万一,她需要为大哥争取些时间,万一月杀找不到适宜的时机,那么,少在水中待一刻,大哥就多一分生机!

    说罢,暮青不待月杀反对便闷头扎入水中,先行回潜而去!

    就此阵的杀招而言,出口在何处不难推断。创此阵之人颇通谋略,当时,阵道封住后,河道中一片黑暗,此时但凡有抹微光就会吸引住他们的注意力。当他们发现那光实乃阴魂不散的机关虫群时,惊慌使得他们的全副心神都放在了对付虫群上,加之当时河底有暗流搅扰,根本没人会分心留意身后。厉害的是,虫群身上的火油味很好的掩饰住了后方河道的火油气味,倘若不是她觉察出水车和虫群的杀机不够凌厉,又嗅出了火油味儿变浓了,怕是再过一会儿,一个火星儿就能叫他们成为火人。

    那人步步为营,心思缜密,河道与前阵洞窟之间的通道他定会设在隐蔽处,思来想去,除了那架水车的所在之处,她不做他想。一来,水车巨大,容易掩饰住通道口。二来,如侍卫们未带神兵,按寻常之法,要破水车的确棘手,好不容易过了杀阵,任谁都会立刻远离,谁也不会在水车附近逗留,也就更难发现那通道。故而,以那人善于揣摩人心的手法而言,他极有可能把通道设在水车附近!

    大火烧着河面,水中流光似霞,暮青如一尾剑鱼般向水车游去,隐约见到那巨大的轮廓时,一个侍卫先她一步潜了下去。

    水车已被劈作两半,斜靠在河道两边的石墙上,中间的豁口看起来像一道闸门,侍卫游进游出的察看了一圈儿后才游回暮青身边,冲她点了点头。

    暮青直奔靠近前阵的石墙,水下模糊,她靠着一番摸索,摸到了一根铁索。这铁索足有手臂粗细,是用来牵引水车的,而承接铁索的这块墙砖也是石墙上唯一一块不同的。

    暮青对侍卫比了个斩的手势,随即退开。

    此刻藤泽等人不在,侍卫行事倒也方便,一道细微的水波弹过之后,铁索应声而断,半架水车擦着墙面倒下。血浪吞人,暮青身旁的侍卫运力拽住她,二人潜往河底,直待大浪平息后才抬头看向石墙。

    石墙前,侍卫已将整条铁索斩下绕在了手臂及掌中,奋力往墙石上砸去!

    一拳,两拳,三拳!

    月杀此前斩断水车时,因水车尚在转动,铁索将墙面扯裂了一道缝隙,侍卫三拳过后,墙上的裂缝即刻蔓延开来。

    河底昏暗浑浊,暮青看不清裂缝,却眼见着那墙忽然塌出个洞来,河水猛地灌入洞中,连带着侍卫一并卷了进去!

    暮青心头一惊!

    为何会有水涌入?

    这堵墙必是连着前阵的洞窟无疑,在虫群游入河道之前,也就是墙面上的机关通道打开时,河水就应该灌进去了,在两个空间的水位齐平之后,虫群才能够游入河道。那么,方机关通道再次打开,不该再有水涌入才是!

    侍卫砸开的是什么地方?

    暮青没有细思的时间,一来墙壁是她命侍卫砸开的,侍卫被卷走,她必须去看看,二来她此刻闭气已到了极限,河道中毫无生路,只能一赌!于是她脚下一蹬,借着水势就钻入了洞内!

    一过石墙,暮青就坠了下去,刺眼的光从高处洒来,她仰头一看,看见的竟是铁壁和青天。

    这就是那洞窟!

    但洞窟底下竟然又开了个洞!

    暮青心中半是气恼半是佩服,忽然对那创阵之人有些兴趣了,这人的花样可真是层出不穷,也不知坠下去又要落到哪里。

    暮青掌心一翻,两把解剖刀滑入手中,凌空抛出一把,左手一接,奋力往通道上一插!这地道是条土道,河水的冲力颇大,暮青试了数回都没能停下,而前方已经看见了光亮。

    暮青眼睁睁的看着侍卫滑了出去,少顷,听见他喊道:“主子!”

    这时,暮青借住双刀,滑势已缓,听出侍卫的语气不慌不忙,不由将刀一收,任河水将自己冲了下去。

    天光刺目,暮青闭了闭眼,只闻耳边水音潺潺,掌下遍是石子儿,触之圆润凉滑。

    溪水?

    这时,后方又有侍卫滑了下来,暮青让开时把眼一睁,只见山风徐徐,溪水西流,她与侍卫身在溪间,岸上沙石青幽老林茂密,他们竟已入了山中。

    “……出阵了?”逃出生天本该喜悦,两名侍卫却都愣了,水阵乃千机阵第八阵,他们尚有一阵未破才是,怎就出阵了?

    暮青环顾四周,这才看见大阵的出口开在山下,此山山势低缓,前有玉带环腰,后有阔林远峰,洞口隐在山石杂草间,乍一看,似山中野兽挖的洞穴。

    恰在此时,洞中又有嘈杂声传出,少顷,月杀带着巫瑾当先滑了出来,不待眼睛适应光线便唤道:“主子?”

    “这儿呢!没事。”暮青回应时上前扶住了巫瑾,巫瑾咳得近乎脱力,暮青委实没想到他会撑过来,心中不由惊讶,抬头问道,“可需为先生调息?”

    不问还好,这话一问,月杀的脸色顿时黑如锅底。方才入水后,他不是不想为瑾王封穴闭气,可他刚想把手探入他的襟内,他便跟被毒虫咬了似的,宁肯冒着溺毙之险争渡而去,也不肯解衣封穴,这人看似秀弱,实则对自己颇狠。幸亏主子先一步寻到了出口,瑾王在极限时呛的那两口水才来得及拍出来,不然他现在哪能醒着?

    “是否需要调息,这得问先生。”月杀黑着脸道,他可不敢碰瑾王,天知道他衣中不是药便是蛊,探他的衣襟,他才是那个需要勇气的人,结果却闹得跟他好男风似的!

    “……无需!”巫瑾不等暮青发话便抢先拒绝。

    暮青一听便猜出是怎么回事来,只好扶着巫瑾往岸上去,叫他稍事歇息。巫瑾虽叫暮青搀扶着,却不肯把身子的重量依托在她身上,愣是一步一摔的上了岸。

    这时,藤泽等人也都出来了,待看清了周遭,同样愣了。

    “这是何处?”藤泽心中惊诧,木兆吉先行探路,他们争渡到水车前面时,发现出口竟已被寻到,而木兆吉已不在河道中。他们急忙顺着水势钻过了石墙,本以为会落进前阵那铁窟中,没想到竟顺着水流被冲了下来,此地乃是山间,绝非千机阵中!

    事出反常,神殿的消息中从未有过关于此地的记载。

    “看样子,像是出阵了。”那络腮胡首领环顾着四周说道。

    藤泽道:“千机大阵尚有一阵未破,提前出阵可是闻所未闻!”

    络腮胡首领苦笑着瞥了眼暮青,一路上跟着这位,闻所未闻之事见的还少吗?

    暮青盘膝坐在岸上,见藤泽不知此山是何处,便索性不想了,千机阵的最后一阵必定更险,既已出阵,未必是坏事,纵然身后的老林中许有新阵在等着他们,但天选大阵中本就没有安全之处,身在哪里又有何妨?

    对护卫们来说,身在此山中可比在那暗无天日的河道中要惬意得多,自踏入千机阵中,众人一路奔逃,谁都没有歇过,此刻都乏了,见暮青有歇息之意,便纷纷上了岸,就地调息。

    巫瑾还赶不了路,司徒峰的伤势也不容乐观。

    方才在那河道中,司徒峰喊着刀车拒不入水,护卫只好趁其不备将其打晕,封了大穴,将他给一路带了出来,眼下人还晕着。

    一个护卫盘膝坐下,解了司徒峰的穴道,司徒峰一醒便就地弹起,大喊道:“不可入水!不可入水!”

    护卫道:“公子醒醒!我等已出阵,正在山溪边!”

    “山溪?山溪……”司徒峰喃喃自语,四下一顾,见到溪流一愣,正当护卫以为他总算看清了身处何方时,他竟指着溪水大叫道,“水!水!”

    司徒峰的护卫只剩六人,六人见他疯疯癫癫,无不惊慌。

    这时,巫瑾费力地抬头看了眼司徒峰,而后从怀中摸出只药瓶,倒出颗药来服下,又递给暮青说道:“河道中血水不净,大人若喝过那水便服一颗此药,小心驶得万年船,眼下可病不得。”

    暮青点头接过,服药过后顺手将药瓶递给了月杀,月杀和侍卫们都服过药后,巫瑾却无收回之意,又问藤泽:“藤县祭可需服用?”

    藤泽不自然地笑了笑,他此前虽叫司徒峰服过此人之药,但那不过是为了拉拢试探,不代表他自己会服用来路不明之药。且司徒峰服过药后便失心疯了,虽说此人所言的病因有些道理,可也不敢尽信。

    “多谢先生好意,我等身上皆带有些跌打内服之药,故而非到救命之时,不敢劳烦先生。”藤泽看似谦逊,却不给巫瑾劝说的机会,说话间便从怀中取出药来服了下去。

    巫瑾道:“藤县祭客气了,既如此,那就听凭县祭大人之意了。在下此时无力,怕是尚不能为司徒公子施针了。”

    藤泽道:“好说,能劳先生记挂,已是司徒兄之福了。眼下,先生还是先歇会儿吧。”

    斜日挂在林子上空,藤泽背水而坐,望林忧思。他们要往大阵西南去,看样子是必入林中了。神殿中并无此地山间的记载,不知林中是否布有杀机,而看天色,至多再有两个时辰便要入夜了。即刻入林赶路,兴许天黑前能走出去,再晚些就要在林中过夜了,倘若林中布有杀机,夜晚破阵甚是凶险,若在溪边坐上一夜,岂不白白浪费破那千机阵时省下的时间?

    藤泽看向暮青,见她面溪而坐,正闭目养神,湿袍裹在身上,那身子瞧着比往常更清瘦几分,却比州试那日行出公堂之时少了些病弱感,更显出几分风骨来。

    实话说,直至此刻他还如在梦中,不知怎么就出了千机阵。

    藤泽望着暮青出着神,不知过了多久,感觉有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这才醒过神来,只见看着他的人竟是巫瑾。

    林风荡飏而来,藤泽迎着那目光,竟忽有天凉之感。

    巫瑾淡淡地道:“这一路破阵,想必藤县祭也乏了,不妨调息一番,好过闲坐费神。”

    藤泽愣了愣,心中好生古怪,他不就是看着木兆吉出了会儿神?这天底下哪有男人怕看的?

    “不瞒先生,在下倒想调息,奈何静不下心啊。”藤泽心中疑着,面儿上却笑了笑,显出那么几分坦荡来,而后顺着此话就说道,“没想到千机阵竟然阵下有阵,阵门之外还有阵门。这阵口不知是我等误打误撞,还是那创阵高人有意指引。”

    “不是误打误撞。”暮青这才睁开了眼,“这阵口上方就是火阵的洞窟,想来应是破墙之时牵动了机关才致洞底大开,倘若无此阵口,那我们回到洞窟中,只能顺着骨梯而上重返火阵,到时还要再入水阵,岂不周而复始,没完没了?此地应当就是那地下河道的出口。”

    藤泽顿觉心情沉重,“若真如此,林中十有八九埋有杀机,我从未听说过天选大阵中有这等地方,想来我们是头一波破阵到此的。倘若提前出阵是那创阵高人给我们的奖赏倒也罢了,怕就怕连破他两阵,他会视我们为对手,往后的路走起来会难上加难。”

    藤泽苦笑了一声,原本和木兆吉联手只想多些破阵之力,没想到这破阵之力太强,竟成了一把双刃剑。

    事已至此,后悔也来不及了,藤泽只能问道:“不知以木兄之见,我们该……”

    他想问是该立刻动身,还是该歇息一夜,明日再走,可就在这话将问未问之际,忽闻林风送来一道幽幽的笑声。

    “这山中的确许多年未见生人了,有一甲子了吧……”声音苍老空幽,似万里传音,高远不可及。

    暮青一惊,侍卫们如临大敌,眨眼间便将她和巫瑾围护在内,月杀提着剑挡在暮青身前,杀气凛凛地扫视着山间。

    藤泽及其护卫队背对着暮青等人面溪而立,同样扫视着山间。

    “后生可畏,可也别目无前辈,这世间哪,人外有人哩。”这一回,话音如春风拂柳,近在耳畔。

    “当年那二位到此时,可不似你们这般狼狈。”林中千树万树飒飒齐响,人似藏身在林中。

    藤泽等人急忙转身盯住林子!

    “啧啧!瞧你们的样子,真像落水狗。”溪岸微风徐徐话音飘忽,人又似在山溪对岸。

    众人又猛地转身望向对岸,只见山溪对岸绿草茵茵,野花漫山,丘上老石孤树,石如卧僧,树枝稀疏,皆非藏人之处。

    众人如临大敌,唯有司徒峰疯疯癫癫的盯着溪水,看着看着,忽然惊慌地大叫道:“鬼!鬼!”

    众人被他吓了一跳,低头一看,顿时惊得汗毛倒竖!只见水面上赫然倒映着一张人面,山风吹皱了水面,人脸狰狞扭曲。

    众人立即仰头,见山丘那棵孤树上刚刚还没人,现在竟蹲着个老妇,老妇披着头稀疏的白发,半张脸被火烧过,皮肉模糊,甚是丑陋。她穿着身黑衫,青天白日的蹲在枝杈上,那幽幽的笑容真如酆都鬼差一般。

    藤泽面色一凛,冲老妇人施了一礼,问道:“见过前辈,晚辈这厢有礼了。敢问前辈可是此地的守阵高人?”

    老妇人嗤笑道:“这片山林的确是我占着的,我却懒得守这鬼阵!你们是神殿的人,要往西南去?”

    占着山林,却不守阵,那此人究竟是不是守阵人?

    藤泽心里琢磨着,嘴上恭敬地答道:“回前辈,晚辈庆州永定县县祭藤泽,为天选而来,正要往西南去,误打误撞入了此山,不想却惊扰了前辈。”

    “破了阵却道误打误撞,虚伪!我问你,水火二阵可是你破的?”老妇人蹲在树上,佝偻的身子融在斑驳的日光里,两袖迎风轻荡,风里添了一丝杀气。

    藤泽没料到他为表谦恭,只是那么一说,竟惹了老妇人不快,人道天选大阵中的高人皆是性情古怪之辈,此言果真不假。他摸不准老妇人的心思,不知她恼的是他的谦恭之言,还是破阵之事,于是他下意识的往后瞥了一眼。

    侍卫们顿时将暮青又围得紧了些,月杀看向藤泽,目光寒厉,如剔骨之刀。

    暮青拍了拍月杀的肩,拨开他走了出去,冲老妇人抱了抱拳,说道:“阵是晚辈破的,前辈要打还是要杀?劳烦划个道儿!晚辈等人要赶路,要打恕不奉陪,要杀可干群架,毕竟论单打独斗,晚辈们不是您的对手。”

    老妇人一愣,仰天大笑,“果然是你这有趣的小子!你破阵还真有两把刷子!”

    这话听起来像是她见过暮青似的,闻者无不吃惊。

    暮青审视着老妇人,忽有所获之时,老妇人又开了口。

    “由此往西南去,路可不好走,你们能不能一路披荆斩棘姑且不论,即便到了恶人镇上,也未必能活着出去,恶人镇上现在可是乱成一团了。”

    众人一愣!此话何意?

    老妇人的目光幽幽地落在藤泽身上,问道:“你说是吗?藤家小子。”

    暮青转头看向藤泽,见他眼底乍现惊色,正思忖恶人镇上之事,忽觉大浪迎面而来!

    那浪起于溪底,迎着日光,雪亮刺目!众人皆被白浪晃得虚了虚眼,一息之间,无数溪石破浪而出,乱箭般射来,一道灰影从暮青头顶上掠过,五指利如铁钩,抓住她的肩膀便将她提了起来!

    “跟我走!”老妇人的步法神鬼莫测,抓着暮青便如鬼影一般往老林中飘去!

    “哪里去!”月杀率侍卫们飞身急追,巫瑾大袖一扬,日光照着袖口,隐约见其中有道金丝一晃而断。

    暮青回头一看,见一些护卫如瘦石般立在溪边,竟像是被那乱石打中时穴道遭封,而月杀等人因穿有神甲,皆未中招,此刻紧追不舍,情急之下竟把巫瑾忘在了岸边。

    “保护好先生!”暮青大喊一声!

    月杀头都没回,只向身后比出个手势,侍卫们在半空中一折,黑鸦般纷纷落回巫瑾身边,唯有两人跟随月杀入林而去。

    溪边,藤泽及那首领已将被封了穴道的护卫们解开,见暮青的侍卫无一人中招,想起河道底下那架神秘断裂的水车,心头不由笼上一层阴霾。

    巫瑾望着林子,目光之凉,若寒山化雪,森冷入骨。他转过身来,淡淡地道:“既已解了穴,那事不宜迟,入林吧。”

    护卫们见巫瑾温和不再,纷纷拔刀戒备,藤泽疏离地笑道:“先生救主心切,在下本不该拦着,可那林中许有杀阵。我等之中唯有木兄擅于破阵,他被人劫走,我们想天黑前出那林子怕是难上加难,何不等上一夜,待明早再动身?想必先生也看得出来,那老妇人若有杀心,方才便可动手,她既然将木兄劫走,自然别有目的,木兄暂无性命之险,望先生稍安,万万不可莽撞。”

    巫瑾淡淡地笑了笑,笑意却未达眼底,“我此生还从未莽撞过,今日莽撞一回又有何妨?望藤县祭成全,万万不可推拒。”

    这话可不客气,藤泽收起谦恭之态,冷笑着问道:“哦?我若推拒呢?”

    巫瑾道:“只怕由不得藤县祭。”

    话音落下,巫瑾的衣袖微微一动,似有什么蠕动了两下,藤泽与巫瑾四目相对并未察觉,却忽觉喉口有异物滚了一滚!

    霎时间,藤泽筋脉痛麻,黑鞭啪的一声掉落在溪边,同时听见数道兵刃落地的声响,他及司徒峰的护卫无一幸免,全都口中咳血,倒在了地上!

    “你……下蛊?!”藤泽几乎口不能言,说话时那蛊虫已肿如囊包,封住咽喉,憋得人难以入气,护卫们抓挠着嗓子,无不面色通红,双目充血。

    藤泽心中骇然,鄂族擅蛊,养蛊需练毒,乃伤身之技,故而世家望族中多只择一支后人习蛊襄助本家,而其余子弟需识药辨蛊,身上常年带有驱蛊之药。入阵前,他身上明明带有驱蛊避虫的荷包,也不曾服用此人的药,怎就……

    嘶!

    藤泽心中一惊,仰头盯住了巫瑾!

    是水!在那河道里!

    那水车被劈开时,受巨浪拍打,他们皆喝过河水,因身上带着的药包被河水冲湿,故而失了药性,而此人应该就是趁那时将蛊下在了水中!上岸之后,他曾借河中血水不洁之由叫木兆吉及其护卫们服过药,那药是解药!

    “你……”藤泽嗓音嘶哑,咬牙含笑,欲食人血肉一般,面色狰狞。

    好!极好!是他看走了眼,此人是个狠角色,下蛊时竟连自己人都不放过。

    巫瑾看着藤泽的挣扎之态,仿佛眼前横着的只是蝼蚁,凉薄至极地道:“劳烦各位探阵,竭力寻人,寻不到便与蛊为食,与山作肥,长眠大阵好了。”

    ------题外话------

    眼泪哗哗的,临更新时要求重登录,一堆话全没了……

    这章卡得很,赶更新,还没精修,如有错字错句,美人们且凑合着看,今晚精修一下,明天才能显示。

上一章 章节列表

热门

  • 林小雅在辣文

    最新章节:101番外 -偕同五男回正一门
    吓死了,穿越皇家妓院,被太监首领用红绸子打包,送到皇帝面前但她没想到,大华国的一切是她从前看过的一本书,这里男人、女人,都是肉食动物,基本上无肉不欢。问:“为什么一定要按着书中剧情进行下去?”答:“既然是一本书,就一定要完结,不完结你...

    冷卉01-19 全本

  • 权色声香

    最新章节:第957章 皇后有孕
    李权穿越当了古代大老爷,家大业大四面楚歌,娇妻美妾嗷嗷待哺。遍地的刍狗、豺狼、地痞、流氓。养家难,守好家里的金山宝库也难。要把家里那如狼似虎的美娇娘们各个都喂饱,更难!本书唯一官方QQ讨论群:385110979,美女管理坐等勾搭,欢迎各位踊跃加入,...

    狗尾巴狼02-13 连载中

  • 美人攻略:丫鬟是个宝

    最新章节:第二百六十章 穿越千年的美满结局
    周含烟睡觉都能穿越,一穿越就直接穿越到七王爷的床上,被七王爷的心上人捉奸在床,被贬为低等贱奴。她穿越的这个身体的主子派人前来掳走她时,周含烟直接抱住七王爷的大腿,一句“一日夫妻百日恩”,成为七王爷的贴身侍婢。一块残玉揭开周含烟真正的身世之...

    暧昧因子01-19 全本

  • 抗日之浩然正气

    最新章节: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大结局
    留学小偷蒋浩然,因车祸来到未来世界,却被一个贪玩的女人打造成未来战士后,又输送到1938年的武汉会战战场。从此,小鬼子噩梦开始炼钢铁、造枪炮、建空军、创海军,战长沙、攻南昌、破武汉??一切只为了一个目的——马踏富士、血洗东京。将小日本带给中国...

    石皮破02-13 连载中